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沂南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8:36:2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沂南白癜风,黑色素的形成,沾化好的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会传染么,淄博根治白癜风,吉林白癜风的病因,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一小时为他三唱生日歌,钱谷融当晚便安然长眠,追忆一句“文学是人学”影响了几代人

“就在10点到11点,这短短一小时里,从医生护士、我们学生再到他的家人,为钱先生唱起了3次生日歌……”9月29日,作为钱谷融先生的关门弟子,上海戏剧学院姚扣根教授依然认为恩师的远行是如此意外。28日上午,姚扣根与华东师范大学杨扬教授等人一起,在华山医院病床前为钱先生的99岁生日道贺,切完大蛋糕才走的。医生问钱老,“这么多人来给您过生日,开心吗?”“开心!开心!”钱先生连答,还说“谢谢谢谢!”

钱先生是20日因脏器衰竭入院的,生日时每个人似乎都感觉他又可以出院,回到华师大二村,回到丽娃河畔。但意想不到的是,下午16时过后,钱谷融嘱咐拉上窗帘,要休息休息。之后,他便睡了过去……那台机器,跳着跳着跳着……就不跳了。”姚扣根说,钱先生应该是安然长眠的。

那时,是21时16分。朋友圈里,白天的蛋糕和玫瑰图标,渐渐变为“双手合十”与“泪流满面”。对于这位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名誉会长和中国作协名誉委员,在认识与不太认识的人群中,人们援引最多的那一句话,就是他一辈子的警句——“文学是人学”。

钱谷融从家中散步至长风公园。

仙风道骨,魏晋风度

说来也巧,当天也是国家恢复高考后77级、78级复旦大学校友“返校日”,中文系大约80名校友回到了母校。老教授唐金海想到了钱谷融老先生,他本就在为钱老泼墨写“寿”字。见此良机,何不让各位复旦学人都来签名贺寿?

原来,按照传统,沪上文艺界已约定今年10月28日为钱先生庆祝百岁寿诞。由于佳日已择,唐金海教授甚至推迟了原计划同日举行的书法个展。于是,他找来大红纸,换了几种字体,最后选定隶书,写就一个“寿”。从中文系前主任陈思和教授,到现任主任陈引驰教授,这批花甲之年的钱老“晚辈”,都在“寿”字边签名以表祝福,并将装裱入框,作为生辰贺礼。

不夸张地说,钱谷融影响着几代文人学者。早在上世纪60年代,唐金海教授的学生时代,他们就已知晓钱谷融“大名”,“复旦批判的是蒋孔阳,华师大批的就是钱谷融”。唐金海留校从教、担任博导后,他也常请钱谷融主持自己博士生的学位论文答辩。通常情况下,钱谷融总是开场白,中间不时插话,但话并不多,“保持着宽仁的笑容,就像弥勒菩萨一样”。

不过,有一次,钱先生说了不少。那是一位来自泰国的华裔留学生论文答辩,他主要研究所谓“权威势力”对中国文学的影响。包括唐金海在内,众教授表示此文会不会过于尖锐,应注意把握尺度。钱先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,“我听了,也看了,博士论文就是要有自己的发现,发自己的声音,”他收去了常见的笑容,继续说,“我是过来人,对此很清楚,这个问题抓得好,不是一般地泛泛而谈。”当然,钱谷融也指出,文章史料、分析、论证等方面还不够,有待深入。

以人为本,以“人”为文学的中心,文学即人学。作为上海作协副主席、中国茅盾文学研究会会长、《华东师范大学学报》主编,在杨扬看来,这句话,事实上是文学的通理甚至常识。但钱谷融在半个世纪之前的环境下,针对文学工具论和阶级斗争学说,在周边多数人不敢言的情况下,凭借自己的学术勇气,道出了文学艺术的内在核心与创作规律,“他没有创造出某个观点,而是对艺术人生的理论提炼。”

为此一说,这位文论家、教育家,蒙受着巨大压力,做了38年讲师,到法定退休年龄延聘之后,才直接评上教授,这一干又干到80岁。“我这辈子没说过别人的话,没说过后悔的话,说的都是自己的话。”这个仙风道骨、魏晋风度的中国学者,生前曾这样告诉记者。

钱谷融在家中爱读《世说新语》。

不愿拔高,不称“大师”

“读书寄怀秋水,对人如坐春风。”这是1997年毕业后,年近八旬的钱谷融写给自己最后一届博士生姚扣根的一幅字。姚扣根至今感念,钱先生最后一次给他们上课的情景,还记在他的日记本上。他说,这两句话也是钱谷融为学为人的最真写照。

钱谷融宽厚待人,在他身边如沐春风。杨扬教授说,无论对同辈、同事还是同仁,钱谷融都保持着“无差别的关系”,开朗乐观,随和助人,“只要钱老在,大家都高兴。”然而,姚扣根告诉记者,钱谷融对于文学价值观的坚持,则丝毫不来一点马虎,非常冷静而理性。“钱老对虚假的话素来反感,他求实事求是,不喜欢被拔高,最不愿被称"大师"。杨扬也说,钱先生一生不追求成名成家,坚守学者立场,谢绝行政职务,过着教书从研育人的简单生活。

在病榻前,与钱先生的最后一面,姚扣根跟老先生说起,“我还在为你写一部戏。”事实上,这部戏就是校园大师剧系列之一《钱谷融》,而作为中国剧协会员、市作协会员,姚扣根早已有此构思,但屡次三番改变剧本的创作思路。慎之又慎的原因,正是钱先生的教诲。要知道,当年抗战,钱谷融随校西迁,格外看重戏剧,为了看一场戏,从重庆沙坪坝到今渝中区之间,行走十几里地。

尽管师从钱谷融多年,甚至外出时为多加照应,还常与老人家同住一室,如影无间,但如今,姚扣根却对创作素材越发严格,力求创作真实,希望全剧虚构性越少越好,尽量采用钱谷融自己说过的话,比如从多年来各种访谈、回忆中取材,而不能在剧中出现一个不真实的主人公。“否则,钱老看了肯定不舒服、不高兴。”本想在创作完成之时,再给先生过目,姚扣根婉转地说,“现在,越来越难了。”事实上,姚扣根在苏州的一位同门师兄也已创作钱谷融传记多年,早有成稿,却迟迟未出,也是受师父的求真影响。

作为同城两大中文学科,正如复旦中文向华东师大友系发去的哀辞:“坚执"文学是人学"之信念,维护人性之尊严、人情之淳厚,纵历折辱,略无改易……先生之人之学,通贯一体,仁智兼具,散淡又高蹈,足为士范……复旦中文系多年来无论作为个人的同仁,抑或作为整体的学科,受惠于先生者多矣…… 先生生于"五四"之年,百年而归去来路,立德立言,可谓圆满……钱先生一路走好! ”

【小传】

钱谷融(1919 —2017),著名文学批评家,学者。江苏武进人, 1951年起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,兼任《文艺理论研究》主编、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会员、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名誉会长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顾问等。在中国当代文艺理论研究领域提出“文学是人学”的主张,在学术界产生深远影响。著有《论“文学是人学”》,《〈雷雨〉人物谈》及《文学的魅力》等。

题图:钱谷融在长风公园湖畔闲坐。 图片摄影:徐瑞哲

栏目主编:徐瑞哲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能不能治白癜风